來自京東金融的數據分析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國縣域及農村地區,線上新用戶數和消費量增長最快,表明了我國縣域經濟的崛起和電商帶來的消費市場下沉。相關專家表示,伴隨著中國社會保障體系的逐步完善、國家扶貧力度的逐步加大、農村基礎設施的大幅改善等惠民政策落地,中國底線城市和農村市場的消費意愿大幅增強。


消費市場下沉是一大趨勢,但是農村電商下行給力、上行乏力的現狀同樣不可忽視。諸如公共服務能力不足,農產品上行乏力、電商扶貧可持續性等瓶頸問題亟須破解?!比涨?,國家職業教育研究院電子商務行業分院副院長、商務部研究院電商專家李建華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就農村電商發展面臨的破局之道談了他的思考。


破“效益之局”


從我國農村電商的發展軌跡來看,農村電商是沿著從“市場自發”到“政府主導”的軌跡發展起來的。2014年以前,農村電商主要靠市場自發驅動,呈現自下而上的發展態勢。2014年以后,商務部會同財政部、國務院扶貧辦開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建設,累計支持1016個示范縣,每個縣中央財政資金支持2000萬元,大部分縣都配套相應的資金來推動本地農村電商的發展。
李建華認為,此時,農村電商靠政府主導推動,呈現自上而下的發展局面。在做法上,示范縣財政資金重點支持搭建包括縣級農村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農村電子商務培訓體系、農村電子商務物流體系、農產品電子商務供應鏈管理體系、農村電子商務營銷體系和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體系等在內的綜合性的縣域農村電子商務公共服務體系。
“但是,體系‘建’好后,并不就意味著能夠實現收益和效益,關鍵在于如何‘用’,建好的體系能不能用,好不好用,會不會用很關鍵?!崩罱ㄈA表示,用好了以上資源,就能產生效益,可以有效地發揮中央專項資金的“杠桿”作用,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本進入農村電商領域。如果用不好,就會造成能力閑置和資源的浪費,入不敷出,適得其反。綜合農村電商發展現狀來看,部分縣域都面臨建好的體系沒能充分發揮作用,閑置和浪費現象較嚴重,農村電商的“效益之路”還很長。

破“形式主義之局”

李建華對本報記者表示,農村電商的發展需要政府、行業行會、電商平臺、服務商、農業生產主體等形成合力,共同推動。但是他在實地走訪調研中發現,部分縣急于求成,在沒有科學頂層設計規劃的前提下,匆匆上馬,忽略了農村客觀狀況,動輒就提出村級站點全覆蓋的要求。還有一些縣忽略了電商主體的利益訴求,將縣域電商公共服務中心建在遠離市區之外的產業園區,外部建設高大上,但是公共服務不到位,導致電商服務中心幾乎處于閑置狀態。此外,部分村級站點由于把握不好市場規律,或與當地主導產業背道而馳,導致站點生命力不強,逐步成為僵尸網點。
“還有一些縣單純認為舉辦幾次培訓,開幾次會議,搞幾次活動就可以把當地電商發展起來,這樣,很容易把農村電子商務搞成‘面子工程’,如果沒有科學規劃,腳踏實地地開展,很難取得成效?!崩罱ㄈA坦言。

破“農產品上行乏力”之局

李建華說,我國發展農村電商是希望優質特色的農產品能夠借助電子商務拓展銷售渠道,破解農村信息不對稱的局面,改變農民信息弱勢的地位,增強農民應用互聯網的能力,實現農民增收致富,區域經濟快速發展。但是現實中,農村電商“業務失衡”現象嚴重,農產
品上行與工業品下行“逆差嚴重”。
從數據上來看,2018年,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2305億元,僅占農村網絡銷售額1.37萬億元的16.8%。李建華分析,數據表明了我國農村電商“農”味不濃,這跟我國農業小生產、大市場的特點有關,也跟農業生產的標準化、規?;潭炔桓?,農產品產地初加工能力欠缺,商品化率不高,品牌影響力不夠,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等有關。同時,也跟地方政府對電商的認識有極大的關系。例如,部分縣以“消費電商”而不是“產業電商”的思維切入農村電商,只從“消費端”發力,而不從“生產端”著手,忽略“產業為基”和“品牌為要”的農產品發展之道,不夯實電商發展的基礎,跟電商盲目地要業績,要成交額,造成農產品上行舉步維艱。

破“可持續發展”之局

“農村電商從無到有,在基礎條件極其薄弱的農村扎根、開花、結果,需要時間和耐心,更需要過程。需要遵循‘初期市場自發、中期政府主導、后期市場推動’的原則?!崩罱ㄈA說,目前,農村電商主要靠地方商務部門來推動,其他部門配合動力不足,沒有建立“部門協調機制”。值得注意的是,農村電商不僅僅是商務部門的事情,還涉及到包括財政局、扶貧辦、農業農村局、旅游局、人社局、宣傳部、組織部、工信局等眾多部門,如果不能協同推進,農村電商發展將事倍功半。
同時,在李建華看來,在農村電商能力建設過程中,生產主體、加工企業、電商平臺、電商服務企業、快遞物流企業、基層網點、電商園區等各類主體之間協同度不夠,缺乏企業間“利益共享機制”,尚未達到合作共贏的效果,如果地方政府不能采取有效手段,整合資源,打通壁壘,建立利益共同體,形成合力,那就會加大農村電商的社會成本,無法保證農村電商的可持續發展。